u=4160056211,3626923565&fm=11&gp=0

  要准确把握社会稳定的问题,关键是如何看待社会矛盾和冲突,如何对这些矛盾和冲突现象进行解释,如何对其进行准确的定位。最近总有一个流行的说法,即所谓一个国家人均GDP达到1000美元-3000美元的时候,是一个矛盾多发期。在现实生活中,这个说法已经并正在继续产生多方面的误导。其实,在国际学术界,这也是一个没有得到充分论证的说法。

[......]

阅读全文

62c84f0ctx6DqgLUPpu28&690

  多少年来,人们似乎把官员用接地气的语言说话当作一件好事情,好像这样就能密切联系群众,就能和群众打成一片,就能更好代表或体现群众利益。有的老百姓也对此心存感激,说你看看,人家那么大的官,和咱们老百姓说一样的话。

UTF8[......]

阅读全文

002QPgQvzy6Ty4yzeA981&690

  在过去的30多年中,危机意识是人们不断谈论的话题。但在这中间却经历了一个重要的变化。

  上个世纪70年代末80年代初,人们就不断谈论危机意识,甚至有所谓开除球籍的说法。当时有两件事情成为人们谈论危机意识的由头。一是文革结束后打开国门,使人们看到当时中国与发达国家存在的巨大差距。二是稍后在西方发达国家出现的新技术革命。当时《第三次浪潮》等书风行一时。

[......]

阅读全文

get

  事情的起因是,有一次去芜湖。芜湖有一家据说始建于光绪年间的包子铺。一天早上,朋友带我去那里吃包子,就联想到现在人们讨论的供给与需求的关系。所以,回来就写了一篇长微博。

  后来觉得当时一些问题没有说清楚,现在重写一遍。现实是:很多包子做出来了,但是卖不出去(通常说的内需不足或产能过剩)。

[......]

阅读全文

20100421184802111006

  中国社会很脆弱,这几乎是一个众口一词的说法,只不过具体说辞不一样。国外一些人讲中国崩溃论,国内上层讲亡党亡国, 老百姓担心中国会不会乱?

  于是,一个脆弱的形象出现了。

[......]

阅读全文

112159dj2wdoxojgapfgjo 

  2008年,是中国改革开放30周年。当时全国举办了许多庆祝活动。记得有一次,在一个金碧辉煌的大厅,举办这个活动。中间轮到我发言,我上来就说:今天,我们是在这样一个金碧辉煌的大厅,纪念改革开放30周年,讨论改革的问题,我们会是一种感觉。但是,如果你推开这个大门,和一般的老百姓说说改革这两个字,看看他们是什么感觉?可能有些人都是心惊肉跳的感觉。因为只要一改,你不是这个地方吃亏就是那个地方吃亏,总而言之没有你的好处。

[......]

阅读全文

 

地方领导体制的乱象何以形成​  

  经常在各地跑,发现一个很有意思的问题,就是领导体制乱象。

  无论是政府机构中,还是国有企事业单位, 举凡任何一个行政组织中(私企除外),都涉及到一个最基本的问题:谁是最高决策者,反过来说,谁是最高责任者。

  回顾一下改革开放之初。

[......]

阅读全文

每一个环节都无一例外地出了问题,每一个应该止步的地方都没有止步

541f76e8t6666268222e8 

  徐纯合事件,我当时写了一篇短文:每一步的荒唐似乎都有逻辑,每一个逻辑又都包含着扭曲。

  这一次金昌中学生坠亡事件,我想说的是:每一个环节都无一例外地出了问题,每一个应该止步的地方都没有止步。

[......]

阅读全文

10312JD5-0

  南方日报:您怎样定义幸福?

  孙立平:根本上说,幸福是一种满足感,是对社会状况满意的一种感觉,非常微妙。不同人在不同时段的感受是不同的。所以不论是官员还是学者,都很难完全洞察人们的幸福感。

[......]

阅读全文

ac9e178538f616a7ea9e30

  在一个贫富分化已经是一个既成的事实,当穷人与富人的分野已经是一种无法否认的存在的时候,穷人的尊严问题就不可避免地提出来了。在最近的感恩门、穷人富人关系等事件或问题的讨论中,穷人的尊严成了一个不断浮现出来的话题。

[......]

阅读全文